百舸争流 精诚以“美学”与“艺术”领航

 5月末,正值CHINAPLAS 2019在广州举办,且中美贸易摩擦面临升级趋势,为了解这家平模头挤出行业最具代表性的企业——精诚时代集团的发展规划,从而探悉模具行业可能的发展走向,《塑胶工业》在展位与董事长梁斌先生就当下精诚乃至整个行业的发展动态进行了一番细致的细致探讨。

Q&A:《塑胶工业》&董事长梁斌

Q:本次参展,请问精诚有哪些新的技术工艺亮相?
A:精诚一直致力于为客户提供最新最有价值的工艺与技术。本次参展我们展示的重点之一是多层复合共挤技术,它从理念到研发成功总共历时五年,可以广泛应用在各类功能性膜材,如LED/OLED光学显示、PC/PMMA手机背板、光伏太阳能、新能源汽车等新兴领域。因为主要针对光学级产品,所以在温度控制、出料均匀性分布等结构设计上均进行了更加高精密的改进升级。

Q:专注平模头挤出行业二十余载,精诚是否有遇到过一些客户天马行空的的想法与要求?这种情况精诚会怎么处理?
A:首先,我们必须要尊重客户本身的想法。他们可能对模具并不专业,但对制品却是最有发言权的,这是他们对市场考量的最直接把握。因而,精诚作为专业的方案供应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切实根据客户需求和生产工艺条件,为其提供原料分析、流道仿真模拟等一系列专业支持,运用前沿科技,尽量满足他们的市场需求。


Q:相信您也关注到了近几年3D打印技术的飞速发展。相对传统模具而言,它成型快,成本低。因而行业内也有声音说“3D打印未来可能会取代传统模具”,您怎么看待这一观点?此外,我们模具行业是否能够采取哪些举措来缩短交期以帮助客户尽快占领市场?
A:首先,不可否认,3D打印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之一。但在我看来,3D打印与传统模具的关系更应该是互补,而不是颠覆或者取代。3D打印是增材制造,在复杂模具的生产上有天然的优势;而传统模具是减材制造,因而未来我们也应该有意识地让模具变得更加简单,甚至更节能,突出“减材”的特色与优势,从而与3D打印技术相互补充配合。
而至于通过依靠缩短交期来占领市场,我个人觉得这个观念是错误的。忽略加工工艺的复杂程度,盲目要求缩短交货周期,必然会造成对模具精密程度的妥协。我们的模具可以说是一个“工艺品”,在工艺品上赶时间,往往容易得不偿失。所以说,我们的原则还是以保证产品质量为先。

Q:“工业4.0”也是近两年的一个热门话题。作为模具行业内享负盛名的专家,在您看来,模具作为高度定制化的产品,是不是会比较难以推进自动化生产?
A:恰恰相反,我认为定制化产品更加需要引进自动化生产,并建立一套健全完善的管理系统。因为,定制化产品如果不能很好的自动化生产,就没有办法保证产品质量的稳定性。当然,自动化的前提是标准化。一个定制化的产品是由多个标准化的部件组成的,如果连最基本的标准化生产都无法达到,自动化生产自然也就难以实现。
总而言之,标准化程度越高,定制化的质量才可以做得更稳定,进而自动化也能更加到位,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尽管距离真正的“工业4.0”还很遥远,但我们当下务必要把标准化这一步走好,走稳。基础要打扎实,而不是一步登天大谈畅谈打造智慧工厂。


Q:那当下精诚在“工业4.0”这一条漫长的道路上走到了哪一步?
A:精诚可以实现从产品下单设计到售后服务的全线信息化。我们的每一个产品都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编号,客户从下单开始即可随时了解该产品的加工进度。售后服务同样如此,结合信息化管理系统(移动OA),精诚的服务可以变得更加智能化:可以根据编码查询零部件的生产维修记录,从工程师到管理层,均能随时随地查看客户的售后服务需求,并能及时跟进服务派单进程,等等。也就是说,信息化生产,信息化服务,整个服务链条可视化,从而更加贴近客户所需。
过去大家都讲24小时服务,现在看来,这样的观念已经太过粗放。我们还应该主动做得更加精细:零部件何时出厂,服务什么内容,客户满意度如何。同时客户也可以及时在线查询我们的服务进度,这也倒逼着我们把服务做得更好。


Q:据了解,模具是一门多学科的综合技术。请问精诚的研发团队是如何分工,以保证为客户提供方方面面的专业服务?
A:我们的技术团队,讲究的是术业有专攻:一组人员专门做分析,一组人员专门做工程设计。因为要想单独一个人完全掌握模具的全部学科知识几乎是不可能的。另外,我们的生产车间,负责各个工艺操作的工人所掌握的技能也都不尽相同。我始终相信,一项工作需要一辈子去做,才能做到极致!
其实我们国内实体制造业跟日本、欧美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这个是无法用金钱来弥补的。它需要企业年复一年的技术思考与沉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


Q:您能否具体分享一下本土品牌与国际知名品牌的差距体现在哪些地方?
A:从严格意义上讲,只要企业肯投资,目前我们本土品牌所使用的加工设备、检测设备等都已经可以与欧美企业别无二致了。不同于很多年前,设备进口还受到国家管制。因而我们也应当注意到,这些年我们国产品牌的生产水平确实取得了飞速的进步。
因此在我看来,本土品牌与国际品牌的最大差距,其实主要体现在管理者观念认知水平的高低。目前国内依然有大批的企业在走低价恶性化竞争的路线,这是急需改变的。
所以,精诚每年参展,除了将最新的工艺技术展示给我们的新老顾客之外,也是希望能够将我们的“价值观”传递给我们的同行,得到他们的认同,从而引领他们走向良性竞争循环。就像二十年前精诚也是通过学习优秀同行的发展经验才得以走到今天,我们希望二十年后的今天,精诚也值得被他人学习。


Q:精诚作为全球平模头行业极具影响力的领袖品牌之一,销售网络早已覆盖全球。请问在去年下半年沸沸扬扬的中美贸易摩擦中,精诚是否有受到影响?
A:只能说间接影响是不可避免的。精诚有相当多的高端产品是与电子类厂家配套,比如手机。因而,当手机出口受到影响的时候,我们上游设备供应商也难免受到波及。除此之外,我们直接出口的模具产品受到的负面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当然,我们接下来也会积极主动地开拓更广阔的市场领域,以规避潜在风险。

Q:据了解,精诚提出“工业&美学:让技术更艺术”的新品牌战略已经有两年了,您能具体为我们解释一下何为“美学”与“艺术”吗?
A:我们的理解,“美”是表面给人舒适感,更是内在品质让人放心。就像人一样,我们可以在仪容仪表上让客户感觉赏心悦目,但更重要的是内心善良坚定,这样才能把事情做好。落实到我们的服务,就是说我们不能把口号喊得天花乱坠,而是要实实在在地用心服务客户。所以,“美学”对我们而言很重要,它是一个健康品牌的支撑点,也是我们精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目前我们还有很多做得不足的地方,但我们一直在“美”的指引下不断完善自身,完善内在品质,完善对外展示形象。
“艺术”,艺术来源于生活,同时又高于生活。对于精诚而言,也就意味着,我们要把自己所追求的理想,把客户所期待的功能,变成现实。



编者言:30年前,崔健在歌里唱“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那是属于崔健的洒脱与反叛。而精诚时代集团历经23载风雨,从籍籍无名到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挤出平模头企业,已经成功做到“我要人们都看到我,并知道我是谁”。它展示给我们的,是属于代表中国制造走出国门的民族企业的骄傲,更是作为行业领袖以己为旗振臂高呼引领同伴的豪迈。但与此同时,在与梁董的交谈过程中,我们又时刻感受到其由内而外透露的自律与自谦。这大概就是“君子泰而不骄”吧?我似乎在瞬间明白了精诚何以壮大,何以服众。
 

  • 1
  • 2